庚澈 / Till the end of time

2018-03-15

웃으며 기억하고 싶어 끝이 온다 말을 해도
想笑著記住 即使說就快要結束
언젠가 헤어진다 해도 내일 당장 사라져도
即使總有一天會分開 即使明天立刻就會消失
 

載浮載沉的動盪中,氣勢如虹,銳不可擋的他驚鴻了時光;而細水長流,內斂沉穩的對方則溫柔了歲月。

還未出道的時日中,其中的辛酸苦楚他看在眼底,他心疼對方即使受傷卻仍面帶微笑,向他說,希澈,沒關係的。他會特別特別的想把眼前的人給打一頓,並且用盡全身的力氣張開雙臂擁抱他,告訴他,你幫我去做一份北京炒飯後,然後給我去休息。 

出道不久的他,心性浮躁難以控制,唯獨能與那人和平共處,心情不好就拖著酒瓶要他陪自己喝個爛醉;在平常閒暇之餘的拌嘴鬧騰,互相交換母語讓對方更熟悉,也使得自己也開始對他的故鄉有更多興趣;在每個夜晚時分都闖進他的房間跟他分享一天下來的趣事。 

在任何場合上,只要有對方在場,他一定跟隨在旁,有時候旁人聽不清他生澀的韓語,他就再重述一次,甚至替對方化解危機。在某次節目上,他看著身處異鄉的他流下淚水訴說對親人的思念,他輕輕用手拂去悲傷的液體,哭什麼啊,真是的。只見對方破涕為笑,又繼續用他獨有的柔軟語調說著話。 

那年重大車禍是最刻骨又陰暗的一道痕跡,他記得很清楚,對方是如何心急如焚趕在手術後要見上他一面,甚至一改平時溫潤如水的形象,不顧一切推開差點傷到他的粉絲,把禮物摔在地上,怒吼著,都給我讓開,沒看到希澈傷沒好嗎?再上來我就對你們不客氣!如果說他的背後要交給誰,這個人一定是毋庸置疑的第一順位。 

他後來和其他成員一起組小分隊要前往中國發展,他內心替他感到特別開心,這是讓他最驕傲的人啊,大家一定會喜歡他的!他在那人整理行李的時候,還一股腦兒就踏進行李箱裡讓他打包自己吧!只見對方早已對他的無理數習以為常,無奈地表示好啊,還真的就要把行李箱給蓋上,氣得他直說,我真是為你什麼傻事都做盡了。 

演唱會上也好,表演舞台也罷,他會一個箭步就往他的方向走去,勾住手臂,肩膀被另一隻手臂給搭著,像是無聲中盡情且張狂地向全世界說他就是如此在乎這個人。 

直到那日,他打開電視才知道消息,著急地踹開利特的房門,大喊這是怎麼回事,慘白一臉的利特茫然地不知所措,他和始源不管怎麼聯絡那人,另外一頭卻始終接不過去。他頭一次感受到天是要坍塌了嗎?好一段時日大家都處在晦澀且不安的氛圍裡,就連他也不例外。

儘管如此,在廣播電臺上,他仍能一直一直叨念著那人的好,還模仿對方說著韓語的樣子,彷彿呢喃般細數一條又一條他所知道的,帥氣挺拔的面貌,歌唱得特別好聽,舞跳得特別出眾,所有的那些,好懷念好懷念。

他在北京那場巡迴上泣不成聲,想著他又到了那人故鄉的土地上,可是身旁卻沒了他最熟悉的影子,看到應援牌上是他所認得的漢字,啊啊,那是他教會他的呢……

他們其實私底下還是會碰面的,即使次數真的少的用一隻手就能比得出來,就算已經沒辦法像以前那樣,他特地飛回韓國,只為慶祝他的生日,打著電動,喝著酒,偷偷在午夜之時去電影院一趟,沒關係,沒關係,你一定能理解的。 

那天是他的生日,他看到了那則微博,被瘋狂轉貼的貼文,『你好,34歲。你好,我的女孩。』,『你好,我的男孩。』

他笑得特別開心,他衷心期盼他可以和他的女孩好好走下去,於是他先是傳了封訊息給他,想想以後,還是晚一點等節目做完以後再打通電話好了。 

在彼此的青春年華灑滿最絢麗的花瓣,就算落入春泥,也會成為養分來使他們成長茁壯。 

우리의 추억 또한 영원히 곁에 떠오르니까
我們的回憶將永遠浮現於你我身邊
그 땔 떠올릴 테니 편히 잠을 청해요
就能想起那個時候 因此安心地祈願能進入夢鄉 
 

前後的韓文歌詞'是節錄於宇宙膽小鬼的《蝴蝶睡姿》,這篇庚澈是給自己一個紀念,把自己所能記得的他們給好好寫下,往後可能還會寫,也可能不會,他們太美好也太痛了。
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